1. 首页
  2. 威尔士足球队

当年《华盛顿条约》靠什么约束力让狂热的日本停止海军军备竞赛

1922年《限制海军军备条约》能够签订,首先在于参加华盛顿会议的五大海军强国都有一个共同的利益诉求,那就是赶紧停止海军军备竞赛,因为大家的钱包都撑不住了,而其中尤以日本最为迫切,因为与欧美列强相比,日本的底子还相当薄,庞大的造舰计划给日本国家财政带来的压力更是远超其他国家。实际上,早在华盛顿会议召开一年多前日本海军高层中就有放弃八八舰队案的想法,日本海军在裁军会议上纠结的关键在于对美国海军的主力舰比例是七成还是六成。

​1922年2月《限制海军军备条约》签署的现场,参加华盛顿会议的五国代表通过这一条约达到了共同的目标:停止海军军备竞赛。

所谓“舰队七成论”是日俄战争后由日本海军的两位“战略先驱”秋山真之和佐藤铁太郎提出的,在将美国视为最大假想敌的情况下,日本海军舰船吨位保持在美国海军70%的水平是确保国防的最低标准,舰队七成论、截击作战和舰队决战成为左右此后四十年间日本海军太平洋战略的核心信条。随着日美矛盾的加剧,日本海军开始实施雄心勃勃的八八舰队案,即在和平时期保持16艘舰龄不满8年的主力舰,包括8艘战列舰和8艘装甲巡洋舰(后为战列巡洋舰),随着日美矛盾的加剧,1918年八八舰队案又进步一扩充至八八八舰队案,新建主力舰数量增至24艘,相关预算于1920年通过,预计1927年完成。

​日本海军的八八舰队案最终只有2艘长门级战列舰得以完成,另有两艘在建主力舰改装为航空母舰,即“赤城”和“加贺”。

然而,随着一战结束,日本的战争红利开始迅速消失,经济陷入衰退,庞大造舰计划给国民经济带来的沉重压力日益显现,海军预算占全国总预算的比例不断攀升,1917年时为15%,1918年为20%,1919年为23.4%,1920年为26.5%,到1921年时更达到31.6%,短短五年间海军预算比例翻了一倍,政界和经济界人士均对此颇为担忧,最终海军内部也意识到八八舰队案超出了日本的经济能力,而最先明白这一点的就是从1915年开始连任海军大臣的加藤友三郎海军大将,而他恰恰是八八舰队案的设计者之一。

​加藤友三郎在日俄战争时曾以第一舰队参谋长的身份跟随东乡平八郎参加了日本海大海战,能力突出,目光敏锐,在海军中深孚众望。

加藤友三郎是日本海军历史上最具权威和最有政治头脑的领导者,他懂得从国家整体战略和国际外交角度考虑海军军备问题,而且在海军内部极具威望,被政界认为是“唯一能够控制海军的人”。加藤意识到八八舰队案实际上是难以实现的,早在1919年2月就在国会公开表示:“我的主张是建立一支在日本国力承受范围内适当的防卫力量。”1920年底,加藤友三郎又召集海军省各部首脑秘密开会,讨论海军预算问题,当时大藏省次官应邀出席,向海军将领们说明国家财政的困境:“我们的财务状况很快就陷于绝境,会不会破产完全取决于你们海军,你们最好商量一下此事。”话说到这个份上,日本海军也只能放弃八八舰队案。

​1921年参加华盛顿会议的加藤友三郎(中),在此次会议上他亲手埋葬了自己设计的八八舰队。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加藤在1921年初多次向美国媒体释放出愿意就裁军问题进行谈判的信号,所以当美国邀请日本参加华盛顿会议时,对于深陷财政困境的日本来说是天赐良机,加藤对此更是持欢迎态度,而且他从一开始就准备接受对美六成的吨位比例。所以,无论最后的比例是七成,还是六成,日本都会接受《华盛顿条约》,因为其国力根本无法承受与英美进行海军竞赛而致破产的风险。

参考资料来源:《从马汉到珍珠港:日本海军与美国》(日)麻田贞雄 著

原创不易,感谢支持,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军事公众号:崎峻战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g-wine.com/c/96903.html